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残忍的女性统治]作者:不详
[残忍的女性统治]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残忍的女性统治
 
  我端着倒好的酒,把酒给她送去,她拍拍她边上的位置让我坐下。
 
  「我对你说的恋足比较好奇。」她对着我,架着腿,腿刚好在我面前轻晃着, 一上一下,很显然,她喜欢我面对她时的尴尬。
 
  「看起来我对象你一样的人非常有吸引力,而且你们似乎都非常渴望取愉我。 你是不是也非常渴望讨我的欢心啊?」
 
  「我想是的,罗丝,大多数男人都想讨一个漂亮迷人有魅力的女人的欢心的。」 
  「我是说服――侍――我。我是一个非常苛求的女人,我希望别人通过各种 方式来满足我,甚至有的时候,我会让你们用你们的痛苦来满足我。我是个非常 强烈虐待者,我会让你一直保持在痛苦状态,你准备好服侍我了吗?」
 
  「是的,我准备了。」
 
  「好!一切都准备好了,去!再给我倒杯酒来,但你就不可以了。」
 
  「是,罗丝。」突然间,她给了我一个重重的耳光,即便是男人也没打得这 么重,打得我乱冒金星。我看着她,眼泪都出来了,同时我看得出她对我非常恼 火,我不知道自己改怎么做了。
 
  「你应该叫我主人或者我尊敬的殿下,也可以是罗丝女主人,明白吗?」 
  「是,主人。」
 
  她又打了我一个耳光,虽然没刚才那个重,我知道是让我去给她倒酒,我连 忙跑过去倒了一杯酒回来。我学得很快,马上在举着酒杯她面前跪了下来。但她 看起来还是有点生气,我为我刚才对她的称呼道歉道:「主人,刚才我错了,不 应该叫您的名字,我以后不会再叫错了,能够在您面前是我的荣幸,您是如此的 漂亮!」
 
  她的面色稍稍缓和了点:「你以后有的是时间道歉,也有的是时间学习怎么 服侍主人和被主人虐待。现在低下头,把你的脸贴到我脚下的地毯上!」 
  「是,主人。」我按主人的吩咐把脸贴在她两腿间的地毯上。
 
  羞辱地趴在她的脚下,闻着高跟鞋皮革和主人脚汗混在一起的气味,我的下 体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
 
  「把头挪到边上去一点,好好地看看我的脚。我对在男人面前高高在上的权 威一直非常兴奋,我只要轻轻的晃几下我的高跟鞋,就可以让你们匍匐在我脚下, 心甘情愿地给我取乐,让你们去做任何事,是吗?」
 
  「是,主人。」
 
  她把脚挪到我脸边上,高跟鞋几乎碰到了我的鼻子,我忍不住要去吻,但我 知道最好还是忍住。
 
  「我敢打赌,如果让你吻你面前的高跟鞋和脚,你会为我做任何事。,是吗? 不要急,今晚你会得到这个特权,是的,晚上你肯定可以得到这个特权。事实上, 你都快发疯了,我会用我的高跟鞋控制你,你过会还得把我穿过的每一双鞋子从 里到外舔得干干净净。」
 
  「你是不是已经接受了做我奴仆的角色?不,事实上你是我的奴隶。因为做 我的奴仆至少还有一点点的尊严,但做我的奴隶你没有任何尊严,只能毫无疑问 地按我的命令去。我可以不需要任何理由地惩罚你,折磨你,而且还得感谢我。 我会毫不仁慈地让你在我的高跟鞋下饱受痛苦。我喜欢用你崇拜的高跟鞋践踏你, 我喜欢你的脖子在我的高跟鞋下象臭虫一样被碾碎,喜欢你在我脚下被我越来越 重地踩得直喘气,你的生命掌握在我手中,你只在我的脚下存在。」
 
  「当你离开这儿时,当然是在我允许之下,你将满身是我高跟鞋跟留下的伤 痕和鞭痕,你的舌头也会因为我供使用变得剧痛,从清洁我的高跟鞋,到我鞭打 你时对你的舌头的践踏。」
 
  「你要毫不犹豫地按我说的去做,不管我给你使你显得多么低贱的任务。在 我眼里,你仅仅是我鞋底下的泥土。你渴望按这种方式服侍我吗?如果你不愿意 你可以马上离开,你将永远享受不到吻你眼前那双美脚的美妙体验。」
 
  「主人,虽然我对此有些紧张,但我非常愿意接受您的条件,完全成为你顺 服的奴隶。」
 
  她听了我的回答,大声笑着站了起来,抬起不在我面前的那只脚,搁在我的 头上。她慢慢地加重了力度我感觉鞋跟深深的踩进我的头。
 
  「我现在宣布,我的奴隶,你以后的名字就叫马桶,我觉得这个名字对你非 常合适,现在你吻我的脚,接受你的位置和角色吧!」
 
  我深情地吻了她的高跟鞋,她在我头上踩得越来越重,另一只脚也离开了地 面,把所有的重量移到我头上。这时我听到了开门声,但主人并没有把脚拿开, 我试图扭动我的头时,主人就用空着的脚向我脸上踢来。
 
  「不许动,莎朗是我的室友,对你来说是莎朗主人。」
 
  「罗丝,你给我带回什么了?是我们的新奴隶吗?」
 
  「我要把他带回家让约翰好好看看。」
 
  「看起来他很喜欢在你脚下啊。」
 
  主人终于减轻我脚上的压力,我开始动了动头,但马上被重重地踢回地上。 
  「哦,我忘记了这一点,做为我的奴隶,我也要服侍莎朗,懂吗?你现在应 该爬向她,亲吻她的鞋尖。」
 
  我不敢抬头看莎朗,向着她的声音处爬了过去,在我面前出现了一双白色的 漂亮高跟高筒靴。我非常温柔和虔诚地吻了每一只靴尖,然后稍稍向后退了一点, 等待她的指示。
 
  「罗丝,他知道他的任务吗?」
 
  「他知道他必须立刻执行一个命令,但他不知道我们会具体要求他什么,仅 仅知道他要按我们说的去做。」
 
  「我进来时你为什么不让他躺在门口,难道他不知道他的工作?」莎朗道。 
  「我还来不及教他这么多呢?」
 
  「他叫什么?」
 
  「马桶」
 
  「哦,这名字发真合适。」
 
  「马桶,抬起你的屁股,把我的靴底舔干净。哦,上帝才知道我在街上走的 时候都踩上了什么。」
 
  我这才敢抬头,看到她挨着罗丝坐在皮沙发上。她和罗丝一样地漂亮,但她 有着一头金发,一身皮革打扮。靴子是到大腿根部的那种,配一双白色的袜子, 架着腿。我跪着爬向她翘着的那只脚,转过头脸朝上,开始舔她的靴底。她马上 有力地把我的头踩到了地上,靴底踩在我嘴上。
 
  「你这个贱货,你的头永远不能高过我高贵的脚,你只配在我的脚下,仰面 躺下来,头放到我脚下,这样才对。」
 
  于是她把靴子踩在我嘴上,告诉我可以开始舔了。她允许我用手捧着靴子稍 微移动,以便能让我舔到靴底的每一个部分,但她还是架着腿,整条腿的重量压 在我手上,我感到越来越重,手快支持不住了。她一边让我舔着靴底,一边和罗 丝窃窃私语,但我一点也没听到。
 
  当我舔完粘着沙子等东西的靴底,开始把尖细的后跟放到嘴里吮吸,努力地 把靴跟吸得尽可能干净后,我请求换一只脚,她换了一个姿势,重新架上了另一 只脚,我就马上开始舔,过了一段时间,终于舔好了。
 
  「舔干净了吗?」到罗丝那边去,舔干净她的高跟鞋吧。
 
  我跪着移动到罗丝的脚下,莎朗顺便把靴子搁在我胸部,尖利的后跟扎进我 的肌肉。幸好我穿着一件衬衣,多少还有点保护作用,但我想衬衣不久就会被踩 破的。
 
  罗丝和莎朗不一样,她喜欢我把舌头伸得长长的,用鞋底在我舌头上蹭擦, 就象在地毯上擦一样。同时她的另一只脚刚踩在我的脸上,固定住我的脸,鞋掌 把我眼睛都盖住了。后跟深深地扎进了我的脸颊。就象刚才一样,她好象我并不 存在似的,在和莎朗交谈着。
 
  显然,她对我的工作很满意,她很自然地把已经舔干净的脚挪到了我的脖子 上,另一只脚重新踏在我嘴上,不用她说,我已经把舌头伸出来了。我脖子上的 脚踩得相当重使我感到呼吸都很困难,但她似乎一点也没注意到。
 
  我觉得稍有点不舒服,我虽然同意做为罗丝的奴隶,但对同时做为两个主人 的奴隶有点不舒服。我有些紧张,担心两个主人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羞辱和疼痛, 正当我在想这个事的时候,罗丝也最终看出了我的表现。
 
  「把我的高跟鞋脱下来递给我,我要检查你的工作。」她稍稍抬了抬脚,我 赶紧把她的高跟鞋脱下来递了过去。这时她自然地把穿着丝袜的脚踏在了我的嘴 上,我一下子激动得快晕了。她把脚向上挪了挪,踏在我的额头上,注视着脚下 的我:「这只鞋子怎么看来象一点也没被舔过啊,是不是你的嘴干了?」鞋子的 底是皮革的,上面有被我舔过的口水。
 
  「是的,主人。」
 
  「也许这样会对你有所帮助。」她朝着鞋底吐了一口口水,把鞋放在了我嘴 上。
 
  「这可是主人的吻哦,去受用吧,奴隶。」
 
  我兴奋地舔着鞋底主人的口水,然后她叫我用嘴叼好鞋子,把脚伸进了鞋, 抬脚踩到地上站了起来。胯部就在我脸正上方,通过裙底,我看到了她穿着吊带 袜和黑色T 裤,很薄,我简直可以看穿,这使我的下体硬得更加难受。 
  莎朗看出了我的变化,站上我的裆部,用靴子狠狠地踩着我的旅游阴囊,碾 磨起来。
 
  「喜欢这样吗,奴隶?」
 
  「是,主人。」
 
  「很好,你马上会变得更好看,莎朗,带他到他的新岗位上。」
 
  「马桶,跟在我后面爬行。我停下时,我希望立刻能看到你的狗舌头在舔我 的鞋跟,每迟一秒钟你都会得到20鞭的赏赐。」
 
  「是,罗丝主人。」
 
  她转过身开始往前走。但莎朗仍旧用靴子紧紧地踩着我不能动,最后她终于 放开了脚,我急忙快速地爬向罗丝的身后。
 
  这时莎朗从后面向我的胯部狠狠地踢来,我的脸立刻因剧痛而变形。
 
  「听着奴隶,当你要离开一个女主人时,你要用嘴亲吻她的每一只鞋尖,请 求她允许你离开,懂吗?给我滚回去求我让你走。」在她的踢打下我挣扎爬回了 原来的地方,这时却把罗丝的吩咐忘记了。我小心翼翼地亲吻着莎朗的靴子,请 求她让我离开,当我再次亲吻她的靴子时,她宽洪大量地准许我爬开了。我全力 地爬向罗丝主人,开始舔她的高跟鞋。
 
  「很好啊,你成功地赢得了620 下鞭打,马桶。你一定是非常渴望尝我鞭子 的滋味了。」
 
  「对不起,主人,可是……」
 
  扑地一声,主人的鞋子踢中了我脖子,我痛得几乎昏了过去,一边感到窒息 一边咳嗽地不敢怠慢地又马上舔起了她的鞋跟。罗丝这次什么也没说,但转身后 又开始走开了,我在后面紧紧地跪爬着,使自己的嘴巴和主人的鞋跟保持在几乎 是一英寸的距离以内,爬到房间的另一端,过了一个门,进到一个小房间里。 
  这个房间虽然没有窗户,但在几盏顶灯的照射下非常明亮,里面的装饰看起 来象是中世纪。
 
  墙上装着一个绑人的木制十字架,有几个打屁股的拍子,还有皮革用具、眼 罩什么的放在壁柜里,另一面墙上挂满了形形色色的拷打工具,鞭子、铁链、手 拷、脚拷、嘴塞、头盔等等,还有看起来有上百双高跟鞋和高筒靴,其中一些的 跟非常高,比罗丝脚上穿的4 英寸(合10.16 厘米)还高。
 
  天花板上挂着秋千一样的东西,我猜测秋千可能是在主人践踏奴隶时保持平 衡用的。
 
  房间的一角还摆着一个轻便马桶,还有几件坐垫上有洞的家具和长椅。 
  还有一件东西非常显目,如果说是我的新位置,那我想就是它了,是张床。 感觉没有比在这个房间摆一张床更不合适了,在我还没来得及想更多的时候,我 迅速看了一下罗丝,她已经停了下来,于是我匍匐在地开始舔她的高跟鞋。房间 的地面是水泥的,又硬又冰冷。在我不停地舔罗丝的高跟鞋时,我听到莎朗进房 间的脚步声,我的胯部再次遭到她的踢打,差点让我昏厥过去,我跌倒在地上, 但还是不敢停止舔罗丝的高跟鞋。
 
  「当一个女主人进房间的时候,你也应该匍匐在她的脚下,马桶。」
 
  「可是,可是,我……」我嘀咕不清,罗丝的高跟鞋已经踢到了我的喉咙。 
  「正确地向莎朗主人致意,马桶,你真应该好好地接受礼貌教育。」
 
  「可是,我……」这次我的脸受到了高跟鞋鞋尖狠狠的踢打。
 
  我嘴巴一咸,知道自己流血了。我尽我所能,快速地趴在地上向莎朗主人爬 了过去,虔诚地用嘴亲吻她的靴子尖尖的头部,她的靴尖上被我吻过后留下了一 点血迹。
 
  「快舔掉,你这个猪,快点」
 
  可是,我的嘴还在流血,结果靴尖被我越舔越糟糕,莎朗变得更加恼怒。 
  「得把你的嘴巴洗一洗,要是你的血在我靴子上留下一点污点,我保证你会 死的。把衣服脱下来,马桶。」
 
  「是,主人。」在两个女人面前脱光衣服使我有点不自然,但我还是尽快爬 到房间的角落,脱了衣服后又跪爬到莎朗主人的靴子面前,努力地想把血迹舔干 净。
 
  「够了,你把事情越搞越糟糕。罗丝,把他的新装备递给我。」
 
  所谓的新装备是由一只狗项圈、一条狗链,同时把我的手和脚踝拷在一起。 罗丝和莎朗忙着给我带这些拷具,完了她们拉着我到了房间角落,在那个便携马 桶面前停了下来。罗丝踢了我一下,示意我背朝地躺了下了,让我把头滑进马桶 前面所开的一个头大小的洞里,莎朗把我的手拉到我头的上方并固定在马桶后面 地上的一个勾子上。
 
  马桶里面是塑胶的,罗丝忙着用塑胶把我脖子周围的空隙填满,这样我头所 处的马桶内部就变得不透水了。同时我的腿也被拉直,固定在地板上的勾子上。 
  马桶盖子翻了下来,我完全失去了光线,眼前一片漆黑。只听到她们走出房 间时鞋跟敲打地面的笃笃声。在黑暗和冰冷中,我陷入了对自己所处困境的沉思 中。
 
  躺在冰冷的地上等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我听到她们走向我的脚步声,从高 跟鞋的笃笃声中我听出似乎不止莎朗和罗丝两个人,我紧张了起来,这时头上的 马桶盖子突然被掀开了,罗丝冷艳的脸出现在我上面,向下注视着我,旁边还出 现了另一个红发女人的脸。
 
  「你觉得怎么样,帕姆?」
 
  「你把他做成这样多久了?」
 
  「哦,刚刚两小时前,马桶,我决定晚上和我的两个朋友一起玩,你志愿做 为这个荣耀的位置,是不是很美妙啊?」
 
  「是的,主人,非常感谢」
 
  「很好,你必须服从我的朋友,就象服从我一样,你明白吗?」
 
  「是,主人。」
 
  「帕姆,可惜的是我没有时间训练他很好地为女人服务,晚上你还得象平常 一样用完要使用厕纸。下一次你就不必坐在这个冰冷的马桶上了,你可以直接用 他的嘴了。现在,我们要使他习惯于如何正确地服侍女人。」
 
  「我不想弄脏你漂亮的地毯,晚上只能这样了,虽然我喜欢奴隶用他温暖的 嘴和舌头来清洁我。来,我们一起去喝点鸡尾酒吧。」帕姆说道。
 
  盖子重新被关上了,伴随着他们的高跟鞋敲打地面的脚步声,她们走出了房 间,同时传来了她们对自己的秘密的欢笑声。
 
  我重新陷入无助的黑暗之中,我耐心地等待着为罗丝和她的朋友履行我现在 的新职责。
 
  不多久,我听到了开门声和开灯的声音,这次是一个人,她走到我边上,翻 开了盖子,一个金发美人注视着我,她走上了我的胸部,冷漠得就象踩在地毯上, 毫不理会我痛苦的呻吟声,她转过身体,掀起黑色皮短裙,轻轻拉下黑色的T 裤,
 她也穿着黑色的透明吊带袜。
 
  她坐了下来,小心地调整了一下高跟鞋,两只尖锐的后跟对准我的两个乳头 踩了下来,这时我身上的剧痛传遍了全身,痛得我差点嚎叫出来,尽管这情景看 起来是多么的华丽。她低头从两腿间看了我一眼,轻轻一笑:「注意了,马桶, 晚上这儿有十位女士,我们会轮流使用你,聪明的话你就尽自己所能喝下我们的 尿。我们不想你被淹死,等会我们还想玩你,知道吗?」
 
  「是,主人。」
 
  她的尿终于冲了下来,有点苦,我全力吞咽着,还是有大概一寸左右深的尿 来不及喝下去,我的头浸在没能喝掉的尿中。我想如果十个女人都象这个方式一 样使用我,我一定会被她们的尿淹死的。她用手纸把自己擦干净,动作优雅地把 手纸扔到我嘴上,并要求我吃掉,我当然按她说的所做。然后她站了起来,鞋跟 依旧踩在我乳头上,穿好内裤和短裙后,她不理会我痛楚的哀叫,只是警告我不 要乱扭动:「我站在你上面时,你敢乱扭身体把我弄伤了,小心我会把你的皮剥 下来,猪!」
 
  「对不起,尊敬的殿下,我不会再乱动了。」
 
  「你最好不要。」
 
  她关上马桶盖子,小心地走过我的全身,最后一脚刚好踩在我的阴茎上。我 绷直了身体呻吟着,她终于走下了我的身体,走出了房间,留我一个人躺在黑暗 中。
 
  这样过了好几个小时,似乎每个女人都比前一个漂亮,我在怀疑怎么会有这 么多漂亮的女人集中在这儿,而且都非常乐于对我进行羞辱,从中取乐。 
  但从我被安置到马桶中后,我就没见过罗丝和莎朗。终于,她们俩一起出现 了。罗丝径直走上的的身体,莎朗掀开了马桶盖子,并笑了起来。
 
  「你感觉轻松愉快吗,马桶?」
 
  「是的,主人。」这不是我真心话。她们的尿,虽然我喝了有两加仑左右, 但没流出来的已经满到了我的耳朵。
 
  「好消息,马桶,晚会结束了。接下来我们俩每人用你一次后你就可以打个 瞌睡了,直到我们再次要用你。」
 
  罗丝拉开短裙的拉链,短裙滑落到我的胸口,然后拉下内裤,用手扶着莎朗, 以便在我身上站稳,这时,由于这么多的女人在我身上站过,我快麻木了。她坐 了下来,尿象瀑布般地洒向我嘴巴,她照例用手纸擦干自己,然后看着我吃下去。 莎朗在她下来后马上也走上我的胸口,她站在我身上摇晃着把皮装和内裤脱了下 来,里面穿着白色蕾丝花边的紧身束胸,使她的魔鬼般的身材看上去显得更有曲 线了。她优雅小心地坐了下来,就象其他人一样,把鞋跟踩在我的两个乳头上, 我感觉到血已经从我的乳头上流出来了,尽管如此,没人关心我这个问题。 
  她的尿很多,立刻浇满了我的头和嘴巴,似乎她忍了好久了,尿冲进我的鼻 子,嘴巴,眼睛和耳朵,好象永不停歇,最后终于撒完了,她仍旧坐着,往下看 着我微笑着:「哦亲爱的罗丝,我担心我们的奴隶晚上承受不了这么多客人的液 体食物,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有点粗暴呢?」
 
  「莎朗,这一切只是我们想使晚会的客人都感到满意,不是吗?」
 
  「可是不幸的是我们把所有的食物都吃光了,本来我想给一点我们的马桶分 享的。你是怎么想的,马桶?」
 
  我知道我要面临什么了,对此没有办法,为了不使她们恼怒,我已经没有选 择:「是的,我想分享你们的食物,求您!」
 
  「马桶,我已经为你做好一切,我吃了不少东西并且这为你消化好了。」莎 朗为自己的幽默而微笑着。
 
  她往前挪了挪,使自己的肛门对准我的嘴巴。我感到害怕起来,我不知道我 会不会呕吐,如果我真的吐出来,那我会被呛死的,我要努力办法完成这个任务, 希望自己能够保持冷静。
 
  「记住了,奴隶,这是你的女神给你的礼物,女人体内的排泄物,接受和享 用女性的排泄物是一个男人的最高特权。一个奴隶应该满腔热情地盼望通过接收 她体内的废物得到营养来取悦于他的女主人。你要请求我们让你吃唾液,用过的 面巾纸,剪下的脚趾甲,甚至我们的洗澡水,和你为我们修剪指甲后的洗脚水。」 
  「罗丝,把灯打开。」
 
  马桶里面的突然亮了起来,原来我下巴所对着的上方有一个小小的灯泡民, 只是我先前没有注意到。
 
  「现在,你没有任何的理由浪费掉一滴。当我给你晚餐时,我要你看着我美 丽的肛门括约肌的运动。」
 
  我激动地注视着主人的肛门,先是放了一个屁,她对着我嘲笑,但并不臭。 慢慢的,她的肛门向外凸出少许,一小块棕色的大便出来了,我使劲抬起的头, 确保能够接住她为我提供的东西,第一块很小,掉进了我的嘴巴。有点苦味,由 于没有任何排斥,我没费什么劲就吞下去了。当然,她的尖锐的鞋跟深深地扎进 我的乳头,但我脑中想着她的美丽,所以没有感觉到很大的痛苦。
 
  「现在我只能给你这么多了,奴隶,我希望你喜欢。」
 
  「非常感谢,主人,谢谢。」
 
  她用手纸擦了肛门,把手纸扔到了我脸上,然后站了起来,转了个身,斜依 着马桶,捡起手纸塞进我的嘴里。
 
  「好极了,奴隶,我会非常高兴我们以后可以省却手纸,也许早上我就有更 多的东西给你了,我会好好训练你怎么正确地做一个女人的马桶。」
 
  她从我身上走了下来,走到马桶的另一边。弯下腰把我的右手从勾子上放了 下来,我的左手仍然被紧紧地固定在另一侧。
 
  「我希望这儿的糟乱在你睡觉前清理干净。」
 
  我注意到她在马桶上放了什么东西,还加了一卷桶纸。
 
  「我放了些纸和抹布在这儿,你也看到了,你的右臂已经自由了,不要想着 再松开自己,所有的手铐都很好地上锁了,明天早上我醒来想用你的时候我,我 只想看到你一切都准备得恰到好处。」
 
  「再见,我的奴隶,养好精神,好好想想怎么服侍得我们更舒适。」
 
  坚硬的鞋跟敲打水泥地面的声音仿佛击打在我的心口,黑暗中我渐渐陷入了 沉思,感觉到自己能服侍这么绚烂华丽高贵的女人,是我自己最大的荣幸,我几 乎要为自己能够得到现在的位置感动得流泪,是的,我是为她们而存在的,我的 存在是为提高她们的生活质量,使她们日常生活能够更舒适。我已经不想走出这 间房子,在主人不在的时候,我要好好思索如何才能使主人更惬意。
 
[ 本帖最后由 kionowatashi 于  编辑 ]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9-21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