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欲火焚城](08外传)[作者:夜雨莹心]
[欲火焚城](08外传)[作者:夜雨莹心]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18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外传烈炎屠城
 
  壮硕男儿军中行,舍弃缠绵未了情,怎知鸿鹄初展翅,已是燕塔早逝铭。 
  时光如水,星月如歌,黑暗的魔界法典又翻起了它罪恶的新章:魔历547 年魔界的野人大魔王发动了一场毁灭性的战争,一夜之间就将国力强大的沙漠之 国毁灭在一片硝烟血海之中。没有任何人知道大魔王究竟是为什麽要发动这场战 争,也没有任何人知道究竟是什麽力量让沙漠之国一夜覆灭,没有历史记载,没 有生还者,甚至没有留下一片断瓦残垣。
 
  当一群探险者发现传说中的魔界法典的时候,一个好奇的人翻开了这个神秘 历史的一页:
 
        ●●●●●●●●●●●●●●●●●●●
 
  那一晚,被冥河王子吸尽精元的大魔王不得不下令提前攻打沙漠之国。如血 的夕阳中,魔王军的勇士们喘著粗重的鼻息,把自己傲人的肌肉展示在自己的敌 人面前。两军对阵,魔王军在体力和气势上占有绝对的优势。大魔王坐在虎皮坐 垫上,用手中的红酒瞄著一个属下的下体,邪恶的笑了笑:「壮真,目前的战事 如何?」
 
  「禀告大魔王殿下,」壮真屈膝跪下:「敌人因为畏惧我们魔王军的实力, 所以暂时还没有任何举动。所以军师命令壮勇带领一队人马侧面包抄敌人,以探 虚实。」
 
  「很好,现在你到我的身前来。」大魔王命令道。
 
  壮真乖巧的走到大魔王的身前,将双手背後,挺直了自己满是肌肉的身体。 大魔王粗壮的手,探入壮真的裤裆内,不断的揉捏著,弄的壮真一阵舒服:「恩, 大魔王殿下,啊。」
 
  壮真胯下的巨棒,随著大魔王一前一後拨弄的动作,点头似的上下摆动著, 前端那鹅蛋大的龟头上已是淫液四溢,透明的粘液从那胀红的龟头流到青筋暴突 的棒身,流到胯下硕大的卵袋……越来越多的淫液源源不断地从他的马眼里流出 来,垂下一缕缕银丝,滴落到大魔王的酒杯中……
 
  「哈哈哈哈哈,很好」大魔王将壮真的阳物更加用力的拽了出来,放入自己 的酒杯中:「传令大军,全军突击!」
 
  「是!」一阵勇猛的呼声回应道,这是「新生魔王军」在外的第一次任务, 多年来地狱式的训练,早就让这群热血男儿有了伴随野人魔王出去问鼎天下的决 心。此次的任务,就是他们誓师之役,怎麽不让人全身鼓舞,勇士们都穿著自己 最坚实的盔甲,准备漂亮的干上一仗。一阵清脆的兵戎交战声响起後,两队人马 立刻混战在一起。
 
  沙漠之国的淫媒师不断吟颂著咒文,魔王军的勇士们开始感觉到浑身燥热, 阳物不断的顶著裤裆,心里开始烦躁起来。有些士兵的定力较弱,竟然开始将自 己的盔甲一件件脱了下来,露出健壮的肌肉,宽厚的臀部。这样的情形对於魔王 军是非常不利的,因为沙漠魔物各个比勇士高大强壮,如果没有盔甲的保护,後 果不堪设想。
 
  果然,强壮的魔物专门攻击那些丧失意识,在不断脱著衣服的年轻肉体。他 们猛的串到那些裸男眼前,抽出自己的大鸡巴,向著他们压过去。体力相差巨大 的肉搏,自然是被魔物占有了压倒的优势,队伍中较靠前的士兵马上就被魔物压 在了地上,才被抽插几下,就口吐白沫被魔物开始强行拉向了沙漠深处,士兵不 断的挣扎著,只见胯下那粗大的肉棒向上一挺,一大股灼热的白色阳精从那胀红 的龟头前端狂喷而出。隐没在沙漠中的士兵恐怕在沙漠深入又会被更多的魔物狂 操不已的。
 
  「似乎很不妙呢,」大魔王将壮真的阳物从酒杯里拿出来舔了舔:「不过就 是几个淫媒师,想阻挠我的大军?还太嫩了点。」说完大魔王就将手插入地下, 一股不可思议的魔气笼罩著整个战场。忽然无数只粗壮的手从地底深处伸了出来 狠毒的向沙漠魔物的阳物抓去。一阵阵雷击般的快感,让魔物各个无法动弹。魔 王军的勇士们一见如此情形,立刻口呼「万岁」向魔物冲去。
 
  抓著魔物大鸡巴的手并不是普通的手,而是大魔王用魔力将地狱深入各种淫 邪念头幻化出的魔手。被抓著下体的魔物自然不可能好受,魔手不断揉捏著沙漠 怪物的大鸡巴,不时带著强烈的电极猛猛的袭击他们狭小的阳穴,剧烈的刺激让 沙漠怪物全身的肌肉不断的战抖著,无奈的是,大鸡巴被紧紧抓在魔手中,全身 用不出半点力量,只能默默的等著魔王军的勇士来干死自己。想到这里不少魔物 的大鸡巴又硬棒了几分,而且阳穴也越加湿润起来。
 
  魔王军的勇士早先已经被淫媒师的法术弄的欲望大起,现在看到无数肌肉发 达的雄性魔物全部丧失了反抗的能力,不禁脱下裤子就向他们扑去。一个强壮士 兵的冲到魔物的下体前,套出胯下已有三分肿胀的阳具,不断揉搓著,粉红龟头 的前端已然湿润,便向著魔物粉嫩的**插去。「敖!」魔物虽然强壮无比,但是 **和正常人一样都是身体最脆弱的地方,猛的被这名士兵的大鸡巴插入,全身不 断的战抖著。然而魔手上的刺激也不断从阴茎上传来,淫荡的感觉充斥著他的意 识,终於体力不支的爬在地上,撅起屁股让魔王军猛干自己。放眼望去几乎整个 战场上的魔物都被魔手紧紧抓住了下体,而每一个魔物的身上都有几个猛男在操 来操去。
 
  「哈哈哈哈!坐在远处指挥战斗的大魔王一脸坏笑:」他们能够进攻的大鸡 巴被我撰在手里,只能用**来招待我的属下了,呵呵,哈哈哈哈。「
 
  与此同时,壮勇带著一队人马,侧面包抄向沙漠军队的深处。然而让壮勇惊 讶的是:一路上一个魔物都没有,沙漠的炽热让,这群威猛的男人全身不适,不 禁把全身的衣服都脱了下来。然而沙漠的酷热还是让人难以忍耐,这群全身赤裸 的男子,一个个甩这大吊,跌跌撞撞的在沙漠里摸索著道路。
 
  忽然壮勇看到远处有一处要塞,当他们冲入要塞的时候,壮勇惊讶的看到一 个古铜皮肤、身材奇伟的男人正按住一个赤条条的壮汉尽情地交合!那名男人跪 在软榻上,把壮汉的两条大腿夹在腰间,宽阔背部的肌肉一块块凸起著,随著他 强健腰部的前後摆动,浑圆厚实的臀丘节律地收缩,两条粗壮的大腿张得大开, 胯下的交合部位暴露无遗:一根粗壮惊人的巨大肉棒正捅在壮汉淫液四溢的粉红 阳穴里大肆抽插,每抽一次都带出大量的淫液;硕大无比的卵袋紧裹著一对鹅蛋 大小的雄卵,随著这抽插的动作上下摆动著,拍得壮汉的虎臀劈啪作响…… 
  「将军,我们的贵客到了。」一个沙漠魔物向著他们的首领施礼报告。
 
  「请贵客稍侯,等我操干这个小子,就好好招待你们。」那男人头也不回地 说了一声,此刻尚且音稳气沈,足见法力深厚。
 
  和他比起来,那被按在下面的壮汉就是另一番光景了:只见他紧闭双眼,雄 息狂喘,口中不断发出「噢——啊——噢——啊——」的浪叫,一副欲仙欲死的 放荡表情;双臂张开,露出腋下两撮短短的黑毛,两块发达的胸肌随著身体的冲 撞上下波动起伏,六块腹肌时紧时松;那躺在平坦小腹上的粗大阳具一阵阵地抽 颤,从胀红龟头的马眼里涌出一股股的淫液来……
 
  壮勇忽然认出首领身下的男子就是自己的一个属下,他们刚到这里怎麽可能 那名属下就被抓来狂操了呢?想著想著,他回头一看,事实让他看到,原来一路 急行军让不少士兵已经掉队了,而现在跟上的士兵各个也体力透支,在弯著虎腰, 不断的喘息著。
 
  「这样的情况如果双方交手,我们大大的不利……」壮勇吓出一头大汗。 
  这时,首领把身下的裸男抱了起来,让他坐骑在自己身上,而他那巨大的阳 具始终插在他的阳穴里。沙漠首领平躺在软榻上,两腿张得大开,用双手扶住裸 男的虎腰,开始上下挺动自己的下体。手支撑在他的大腿上,身体後仰,双目紧 闭,任由摆布。首领身体的摆动幅度越来越大,那粗壮的肉棒在裸男的肉穴里抽 插得天翻地覆,硕大的卵袋把他的臀丘撞得劈劈啪啪,弹跳不已。裸男更是放开 豪嗓,叫喊得春情泛滥:「噢!噢!啊!啊!」两块胸肌随著身体的起伏上下跳 动,一对深红的乳头坚挺无比;胯下流满了淫液的阳具更是狂摆不已,从那肿胀 的龟头前端溢出的淫液被甩得如银练飞舞。
 
  面对著淫靡的场面,壮勇都有些把持不住,胯下的阳具慢慢地肿胀起来…… 
  突然,只见魔族的裸男头後一摆,浑身结实的肌肉猛一紧绷,大吼一声: 「啊!!!!!!!!」话音未落,他胯下那跳动不已的粗大阳具已突突地喷出 了大股大股的白色阳精!而沙漠首领也停止了抽插的动作,将自己的阳具深深地 插进了他的阳穴深处——壮勇知道,那名魔族士兵已经废了,他的元阳正被人吸 去。
 
  裸男狂吼著,猛烈地喷射了数十股火热的阳精之後,便慢慢地瘫软下去了。 得逞兽欲的首领拍了拍手,从旁边出来两个一丝不挂的壮男,把不省人事的强壮 肉体抬了出去。当首领巨大的的阳具从他的阳穴里滑脱出来时,竟然发出清脆的 「砰」的一声,竟然将里面吸成真空了。
 
  壮勇手握宝剑,一声怒吼:「妖人,你到底想怎样?」
 
  「嘿嘿,嘿嘿,我想请帅哥你看一场好戏而已。」说著载著首领的床竟然整 个沈了下去。这时候壮勇才发现他们现在竟然是站在地牢的走廊里,四周都是牢 房的铁门。
 
  壮勇看的一头大汗,难道这铁门中藏有高强的魔物?经过仔细思考壮勇下令: 「全军戒备,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妄动!」
 
  一阵铁链拉过的声音从四周传来,忽然在走廊四周的铁门中竟然伸出无数只 手。
 
  「壮勇大人救命啊!我,我不想死啊……」这些男子都是从队伍中失散的士 兵,壮勇看的一阵辛酸,都是自己忙於求成,才造成他们落队被俘的。
 
  「嘿嘿,好戏就要开始了,小帅哥你可不要眨眼睛啊。」沙漠首领狂妄的淫 笑著。
 
  「!」一声铁门打开的声音,原来从最左边的一个牢房里的另外一道门中, 闯入了一个肌肉发达的魔物,他挺立著粗壮如手臂的鸡巴,对著那个牢房里的裸 男淫亵的做著下流的动作。
 
  「壮勇大人,救命啊!」一声求饶的声音撕哑的传来,饶的这个魔王军骚动 不已。
 
  壮勇大声的吼叫著:「全军戒备,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妄动!」这个肯定是敌 人的计谋,目的就是想让他们军心大乱,去救人的时候落入他们的圈套。
 
  「看来你的心肠还不是一般的狠呢,嘿嘿,不过我就打算看看你到底能忍耐 多久」随著首领的一声命令下,那个牢房里的魔物开始不安分起来。他举起魔王 军的裸男,将他的双腿分的大开,用粗糙而多毛的手指不断桶进裸男未经人事的 **中。「啊!——」魔王军的裸男平时又没有经过这样的场面,立刻就被肛门的 巨痛刺激的全身战栗。
 
  裸男身体上最隐秘的器官都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了别人的眼前,他不甘的挣扎 著,但是丝毫没有办法争脱魔物不断抠动的大手。裸男大声的咒骂著,但是胯下 的部位却透著细腻柔嫩的粉红不断对著满身肌肉的妖物一张一合,好象在淫荡的 说:「快来操我啊」,裸男的阳具已然硬挺,龟头红润,茎身微颤著,其粗大较 之刚才被操的肉棒,有过之而无不及。下方的肉袋紧裹著一对荔枝大小的浑圆的 雄卵,伴随著阳具的跳动微微收缩著。虎臀的缝隙间,藏著他处子的阳穴,娇小 的粉红穴口满是细小的褶皱。细柔短黑的阴毛稀疏地分布在他的阳具根部和阳穴 的周围,更添了一分雄性的诱惑。
 
  沙漠魔物看的淫心大起,咆哮著,俯下身,用肥厚的舌头开始舔弄那胯下的 器官。裸男只感觉到舌尖首先落在了他的会阴,然後向上撩,触到了他柔软的卵 袋的。阳穴不由自主地收缩了一下,原本躺在小腹上的阳具也兴奋得向上一翘, 棒身撞到魔物的喉结上。
 
  猛一吃痛的魔物哇哇大叫著,心怀愤恨的他贪婪地舔吮著那对硕大的雄卵, 很快,裸男俘虏的龟头前端的马眼处就溢出了晶莹透亮的阳液。可怜的俘虏再也 忍受不住剧烈的快感,他抓著牢门上的铁栅栏,不断的哀号:「啊——壮勇,你 救救我啊,我,我!不要啊……」
 
  裸男俘虏的哀号在魔物耳朵中听的十分快慰。他双手轻轻扒开裸男的两瓣虎 臀,露出缝隙中粉红的阳穴,随即伸出舌头,舔弄起这褶皱紧蹙的穴口来。 
  壮勇狠心又下了一次死命令:「全,全军……戒备,没有我的命令……不许 妄动……」
 
  「不!!!」被奸淫的裸男俘虏痛苦的吼著。
 
  魔物开始大肆地探索他的处子之穴。他先用舌尖润湿穴口的褶皱,然後轻轻 地挑弄那长著几根细短黑毛的会阴,使得他不自主地放松了穴口的肌肉。这时, 魔物乘机将舌头顶了进去!裸男俘虏紧张地收缩自己的穴口,可是为时已晚,坚 实粗壮的舌尖已突破了他的防线,伸进了他热乎乎的滑嫩肉穴!穴口紧紧地箍住 了魔物的舌头,几乎让他动弹不得。魔物不慌不忙地转动舌尖,舔弄著肉穴的内 壁,一股奇妙的酥麻快感在裸男俘虏的身体里荡漾开来,慢慢地,禁闭的穴口便 再次放松了,於是狭长的舌头乘机再次深入……
 
  裸男俘虏的小腹被自己阳具前端流出的淫液弄湿了一大片,沙漠首领见壮勇 仍然不为所动,便打了一个响指,魔物忽然狂暴的抽搐起来,他的阴茎也瞬间涨 大了数倍,猛的插入裸男俘虏的处男阳穴,一声凄厉的吼声穿破铁门震荡著魔王 军的血性男儿。
 
  终於有几个士兵忍耐不住,冲了上去,一脚揣开铁门,只见异常强壮的魔物 在不断抽插著自己的同伴,那魔物肩宽腰细,脖粗臂圆,浑圆的胳膊鼓出一节一 节的肌肉;发达胸肌上的两粒深红的乳头已经坚挺,平坦的腹部清晰地突出著八 块腹肌。肌肉凸绷的大腿根部,光溜溜的不著一毛,雄伟异常的阳具令人惊异! 一对鹅蛋大的雄卵紧裹在柔软的肉袋里,那巨大的肉棒有近尺长,酒碗粗细,前 端那浑圆巨硕的龟头水滑油亮,马眼里汩汩地向外流著淫液。
 
  被操的同伴,哇哇的呻吟著,不知道是痛苦还是爽快。眼前的情景看的几个 士兵春心大动,忽然几条铁链猛的将他们缠绕住,将他们全部都凌空束缚起来, 而且铁链上涂抹著油状的液体,不断的收紧著。
 
  「啊,壮勇将军!」几个不听话的士兵已经中了机关,全部丧失了行动力, 和反抗的能力。
 
  监牢中的魔物却悠闲的猛操著已经昏迷的裸男俘虏,忽然从另外一侧的牢门 中又闯入几个高大威猛的魔物,他们淫笑著挺了挺下体,那巨大的龟头轻轻地扣 点著那些已经开始不自觉地一收一缩的湿润穴口。果然,被凌空束缚著的士兵又 成了魔物的点心,他们的大手抓著士兵轮廓分明的胸肌,不断的揉搓著,那热乎 乎的巨大龟头已经顶在了他们小小的穴口上。穴口周围的短小的阴毛摩擦著马眼, 让魔物更加性欲澎湃,他们缓缓挺动虎腰……
 
  「啊!,不要,不要,」几个士兵挣扎著,但是毫无作用,他们的穴口被巨 大的龟头一点点地撑开了。魔物将自己粗壮的阳物在娇嫩的小穴中不断的抽插著, 狭小的监牢中几个全裸的男子被几个魔物操了个凄惨。几个士兵感觉到比手臂更 粗壮的阳物一次又一次插进他们的小穴,他们屈辱的挣扎著,但是只能引得魔物 阳欲大发,开始摆动狼腰,大幅抽动自己的阳具,与他们尽情地交合!每次抽出 都只留一半龟头在肉穴里,每次插入都全根没入,直到他的巨大龟头撞到他们的 阳心才再次抽出。裸男俘虏被这无与伦比的快感弄得欲仙欲死,酥麻的阳穴不自 主地抽搐收缩著,将魔物的肉棒箍得更紧了。当然,魔物的任务并不是取悦几个 男子,他们忽然加速抽插著,速度越来越快,魔物硕大的龟头忽然增大了几倍, 在阳穴中又一记深插後,终於将深绿色的精液爆射进那几名男子的阳穴中。「几 名被内射的裸体男子,全身酥麻的淫叫不止,好象被无数男人抽插似的,忽然他 们健壮的身体逐渐发绿变黑,扭曲著面孔倒在地上呻吟了几声,就断气了。 
  然而这一切仅仅是前戏,随著几名男子临死前的哀号,两旁的牢房中开始不 断进入魔物,那些被俘虏的魔族士兵,赤裸著身体,将手全力伸出栅栏外大声的 呼救著,但是士兵们都看到了刚才牢房内的机关,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牢房的大门紧锁著,士兵们无法得知里面究竟发生了什麽事情,但是一声又 一声的哀号与呻吟,还是不断的从里面传了出来,「哈哈哈哈!」整个走廊里充 满了沙漠首领狂妄的笑声。
 
  「啊!不要,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啊!!!」
 
  「敖!敖,阿呜~ 」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的鸡巴已经要断了,啊!那个,那个**. 啊!——」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吧,不,不要啊!——」
 
  在牢门闪烁的栅栏里,隐约能看到几个年轻男子不断的躲闪著,呼救著,一 个又一个被魔物抓住,被按到墙上,扒光衣服……
 
  然而每个牢房里都有那麽几个同伴在无力的和一群充满淫欲的魔物在一起, 从不断传出的嘈杂声中,隐约能听出,有些魔物变态的几个玩弄一个肉体,有些 魔物故意不去操他们的小穴,让他们来给自己口交,还有些魔物将他们下阴的毛 一根一根的拔光,然後将肉棒拔出来塞到别人的嘴里。
 
  在一个个牢门上,可以看到不少同伴挣扎著将手伸出来求救,但是又被身後 的魔物强拉回去,按在地上抽插著。魔物射精时的快感呻吟,同伴们惨被轮奸的 求饶声,在空旷的走廊上不断回响著,听的魔王军的勇士们各个鸡巴肿胀,阳穴 大开。
 
  「大家警惕一点,恐怕真正的敌人马上就要来了。」壮勇不住的喘息著,巨 大的呻吟声也让这名热血男儿心猿意马了。
 
  躲在黑暗中的沙漠首领一阵邪笑:「不愧是大魔王调教出来的将军,嘿嘿, 竟然能识破我精妙的计划。」原来沙漠首领早就在抓来的俘虏身上动了手脚,他 将俘虏投入监牢前偷偷让人将「银朱草」的汁液涂抹在他们的阳穴周围,因为颜 色相近,所以不自己观察根本就无法发觉。这种「银朱草」的汁液,有著可以缓 解沙漠魔物精液毒性的效果,但是只能延长短暂的生命,反而一旦涂抹了之後这 种汁液後,如果不被沙漠魔物操,反而会阳物爆射而死。所以经过这样的计划, 无论如何这些人都是死路一条的。
 
  虽然壮勇带著魔王军躲过了一截,但是他还有新的计划,沙漠首领悄悄和手 下低声耳语。一时间,整个走廊上弥漫起奇怪的妖气,魔王军的士兵们都嗅到一 种淡淡的清香,壮勇对这个气味再熟悉不过了,这个气味是他家乡的一种藤蔓植 物,叫「银朱草」。此种植物平时如普通藤蔓一样毫无威胁,但是如果滴入了男 子的精液,就会狂暴不止。果然,魔王军的队伍中不断发出凄厉的惨叫:「哇, 这个是什麽,这个是什麽!」深紫色的藤蔓不断的从地下蔓延出来,不断的在年 轻的肉体上纠缠著,有些长势旺盛的枝条甚至慢慢伸展到几个裸男的**中。那几 个意志不坚的被银朱草猛操了几下,便**爆开,被藤蔓拉到地上,几个阳物状的 藤蔓马上覆盖了他们的全身,只能听到几声不甘的呻吟。
 
  壮勇释放出全身魔力,强行将紫色的妖气压在战士们的大腿跟部以下:「银 朱草」只能生存在雾气中,只要将这淡淡雾气压到腰部以下,就不会造成危险。 
  满头大汗的壮勇一点点迫下雾霭,对著兵士命令到:「男儿们,把腰挺起来, 千万别被藤蔓拉下去。更别挣扎,这种草的汁液有巨毒的。」
 
  壮勇示意一个属下去刚刚首领沈下去的地方找银朱草的根茎,只要切断了注 满精液的根茎,就可以解除现在的威胁了。
 
  然而一切并没有如壮勇想象的那麽顺利,禁闭的监牢铁门一个个全被打开, 原来看不到的景象全部展现在魔族战士的眼前:只见俘虏们全部都赤身裸体的爬 在墙上,依照各种样子和魔物性交著。这些武艺高强,体魄强健的肌肉猛男早已 经失去了任何抵抗能力,私处勃起的程度远超平时,而且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没有错,这个就是银朱草汁液的效果,他可以让任何男人都失去抵抗的力量,任 人玩弄。最不可思议的是当魔物的大鸡巴不再操他们的**的时候,他们竟然还淫 荡的向上靠。几个淫男还不住的呻吟著:「喔,好爽啊……好舒服……好充实, 你把我的**塞的满满的,好涨啊……好得劲啊」「劲往里顶……顶到底,使劲操, 太舒服啦!」
 
  本来经过长途跋涉的士兵就已经疲惫不堪,看到眼前的春色,更觉得意识模 糊。而且此时的银朱草宛如一个个阳物不但在他们肌肉结实的大腿上来回纠缠著, 不时有几根比较长的,穿破迷雾缠绕上他们的鸡巴和**上。
 
  「你们放弃吧,那麽坚持做什麽?不如直接躺下来好好享受一番。」首领的 声音又再次响起来。
 
  壮勇大声的咒骂著:「你有种就放马过来。别老鸡巴乱叫。」
 
  也许是壮勇的回答激怒了沙漠首领,几队体格魁梧的沙漠魔物从走廊尽头缓 缓走来,他们并没有直接抱起士兵操,而是挺立著鸡巴在他们的面前晃来晃去。 「哈哈哈,只要你们肯低个头,那些粗壮的大鸡巴就可以含到口里了,走了那麽 远的路口很渴吧,那麽就低头好好吮吸吧。哈哈哈哈。」
 
  「恩,啊……」监牢中的同伴被人疯狂抽插著,不但发出射精前夕的呻吟, 而胯下的银朱草又不断的搏动著偷袭著他们粗壮的龟头。终於有几个魔王兵忍耐 不住了,他们冲上前去,一口含住了粗壮的阴茎裹了起来:「大哥哥,你的阳物 好粗,好长,我要。」他们迷失的意志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了。几个魔物立 刻把他们围了起来,几个好事者,把他们的腰拉的很低,操起巨大的阴茎好不容 易进入他的**,有些魔物的阴茎太巨大了,怎麽操也操不进去,只能往他的肛门 和自己的龟头上抹了一些银朱草的液体,这下阴茎很容易就进入了魔族士兵的** 内。并随著魔物的一声大叫,通红的阴茎齐根进入了肛门内。
 
  魔物无法用语言和士兵交谈,但是明显感觉到士兵们的嘴不够用力裹鸡巴, 所以不断挺动青筋暴露的下体,一次又一次的刺入士兵的喉咙,士兵们被刺的乖 巧起来,用嘴唇含著硕大的骨头,然後往深裹起来,但每深裹一次就禁不住想要 呕吐一次,可能是魔物的阳具太长了,裹到喉咙深处就要呕吐,或者是因为魔物 从来就不清洗鸡巴,男性的气息特别浓厚,所以士兵们如此接近大鸡巴,自然不 能忍受。
 
  魔物不断的从四面聚集过来。渐渐发展成五六个魔物干著一个士兵,那些已 经将监牢中的裸男操翻的魔物也加入了入侵的行列。「太大了,太长了,太粗了, 我的**都要给你撑破了」一个士兵被操晕了头,射出了乳白色的精液倒在银朱草 中,吸收了精液的银朱草更加活跃了,不断的伸出阴茎态的藤蔓,猛的刺入晕倒 在地的士兵身上,阳具,口中,小穴,甚至肚脐上都插满了。
 
  那名寻找银朱草根茎的士兵刚走到首领下沈的石头前,就整个人掉了下去 「啊!」紧接著就从下面不断传来惨叫声:「不,不要,放过我吧,太,太粗了, 太大了,啊……」
 
  银朱草吸收了越来越多的精液,攒动的更加剧烈了,不但已经缠绕了战士们 的全身,而且越来越多的藤条可以穿出雾霭猛插进战士的阳穴,一阵阵刺激後, 很多战士再也忍受不住了,咒骂著,扑象眼前的阳具拼命吮吸著。更多的战士因 为不堪长时间的站立,又不愿意被魔物淫辱,便一屁股坐到银朱草上,宁愿被银 朱草操爆阳穴,也不留给魔物发泄。整个走廊上阴茎的吮吸声,银朱草抽插战士 阳穴的声音,还有壮男支持的强忍声,混合出十分美妙的音乐。壮男不断的大叫 让壮勇将军的欲望也在不断的高涨,这个时候一支银朱草慢慢攀上他的阳具,不 断的蹂躏著他的龟头,他向前方顶了顶,发出了快乐的呻吟。
 
  旺盛的银朱草慢慢缠绕著壮勇的阴茎,不断的上下撸著,「啊!使劲撸阿, 噢……撸到底,啊!啊!射精了,」此时的壮勇早就已经是外强中干,毕竟听了 那麽久呻吟声,看了那麽多大鸡巴,他早就意识薄弱,将精液射在了地上。 
  本来那些魔物都是奉命将自己的阳物在魔族士兵的眼睛前挑逗,但是忽然有 一个全身肌肉暴涨的魔物慢慢走到壮勇的身後,他将自己肥嫩多汁的阴茎在壮勇 粉嫩的肛门上来回蹭著,壮勇立刻就感到一阵强烈的男性气息侵袭过来,他真的 很想放弃任何抵抗,投入那个男人的怀抱,但是现在如果他将魔力停止,恐怕整 队魔王军就要被银朱草吞没。
 
  身後的魔物忽然伸手将壮勇鸡巴上的藤蔓拽断,用流出的汁液不断涂抹在他 硕大的龟头上,另外一个魔物也走到壮勇老二前,一把提起他的阳具将两人的阴 茎对在一起,双方的阴茎被包皮互相包在一起来回撸动,强烈的刺激让壮勇几乎 站都站不稳了,他跌倒在前面的强壮魔物的胸口上,刺鼻的雄性气息冲面而来, 他再也忍耐不住了,爬在那健壮的胸肌舔著、吸吮对方的乳头。壮勇身後的魔物 依旧不断用鸡巴在他的**上摩擦著,这样玩了一会终於的情欲高涨,两个魔物将 壮勇横举起来两支绝美无暇的阴茎一前一後抽插著,壮勇连连叫春起来,肛门里 边的阴茎一跳一跳的,淫液不断从**深处股骨流出,漫过魔物粗大的龟头,顺著 坚实的阴茎一滴一滴掉在地上。在淫液的刺激下,魔物又开始了更猛烈的抽插, 壮勇只感觉到剧烈的颤抖来了。他的尾骨收紧身体猛地一颤,一股明亮的精液在 空气中划出一条完美的曲线……终於壮勇精关已破,魔力尽失。不再被魔力压制 的银朱草猛然猖獗的席卷著,不断蹂躏著炽热的男体。
 
  魔物见银朱草已经被解放,也不在矜持,几个人为一组抓起全裸的男子按倒 就干起来。「啊,啊!不要!」此时的魔王军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反抗的能力了, 除了不断的求饶。又过了许久终於连求饶的力气也没有了。整个走廊上充满绝望 的气息。只能看到一群肌肉发达的魔物不断在失去知觉的肉体上挺动著下身,一 次又一次的狂操著。
 
  而在沙漠的另外一端,在激战的沙场上,魔物们被控制的死死的,不断呻吟 的他们知道死亡正在慢慢的降临。在战场上大获全胜的大魔王自然不会让自己的 敌人享受太久,他大声的命令道:「杀!」
 
  魔王军的勇士从自己的长靴中抽出匕首向魔物的心脏刺去……
 
  「壮真,集合部队,我们去汇合壮勇的队伍,漂亮的结束这场战役。」大魔 王又舔了舔壮真粗壮的阳物哈哈大笑著。
 
  「是!大魔王殿下。」
 
  一路风沙急行,当大魔王的军队冲进沙漠要塞的时候,眼前的一切让壮真心 寒不已。无数的魔物将壮勇的士兵们压在身下不断的轮暴著。地上也长满了不断 抽插著尸体的银朱草,走廊上几个残存的士兵捂著下体被身後的魔物追逐著,不 断呼救。
 
  「壮勇,不,不要,你到底在哪里?」壮真立刻失控起来,眼泪磅礴的他, 拼命冲向士兵的尸体中,一个接著一个寻找著。
 
  大魔王的正规军要比壮勇的预备军厉害很多,看到同伴被奸杀,自然各个气 愤不已,挥舞著手中的长剑刺杀进敌人的身体里「爆炎!」大魔王一只手指向走 廊间不断淫辱尸体的魔物「术!」一声惨烈的叫声激荡在走廊中,魔物几乎被大 魔王手中的热浪焚烧殆尽。
 
  「呵呵,几乎来了一个很厉害的角色呢,士兵们,撤退!」沙漠首领知道大 魔王的魔力高强,打算放弃这场战争。
 
  「现在才知道害怕,不是已经太晚了麽!」大魔王一声怒吼:「男儿们,给 我杀,杀,杀!」
 
  忽然一声绝望的声音从身边传来:「不!,不要!壮勇,我不要你死!」壮 真在尸体堆中终於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壮勇。
 
  虽然壮真此时身陷险境,但是魔王军的勇士们一个个冲了上去,将他们周围 的银朱草连根砍断,用火焰咒驱散开一片空地。没有一个人去打扰他们,魔王军 的人都知道壮真和壮勇的感情真的是非常好,曾经在入伍以前,他们是一对感情 深厚的恋人。此时,他们什麽也无法做,只能用自己的力量留给他们一片空间。 
  壮勇已经被蹂躏的脱力,根本无法动弹,壮真只好就那麽抱著他,不断的诉 说著:「壮勇,你知道麽?在入伍的时候,你说,你不想和我在一起,你要伴随 著大魔王去问鼎天下。
 
  当时,我哭了,但是我真的没有怪你,真的!
 
  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一直都这麽以为。所以,我才不顾家人的反对跟你 来到魔王军,
 
  甚至我为了让大魔王留下我这个没有用的人,用身体去讨好他。
 
  我喜欢你的爽快,直截了当。我喜欢你强壮的肩膀,和把我抱在怀抱里的温 柔。
 
  你曾经说,你是一个坏男人。你说,你一直都在利用我,你从来都没有爱过 我!
 
  我不相信,我知道那,那只不过是你想让我离开这个军队的借口而已。
 
  以前我拍你,捶打你,我甚至用脚踢你,把你气的摔门而走。可是你知道麽, 那是因为,我想让你生气,想让你知道,我在乎你啊。「
 
  壮勇挣扎了一下,嘴唇翕动著,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壮真抚摸著这个自己心爱男子的脸,眼泪一点一点的落在他的脸上:「我知 道,这样的战争结果总会是两败俱伤,但是我阻止不了你的,
 
  我想陪著你面对一切灾难,没有想到最终地还是要失去你。
 
  我知道你还有很多男人,我从来都没有发过火。我一定要做到心平气和。其 实,自从你没有否认与那些男人的关系之後,我已经想得很多,很清楚了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也接受他们,哪怕是……
 
  壮勇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嘴角又牵动了一下,壮真立刻扑在他的身上。他感 到壮勇的手指在手掌里微微地动了一动,壮真紧紧地握住,好象在怕如果一放手, 他的生命就会从自己的眼前消失掉似的。
 
  此时的壮勇还是清醒的,虽然很虚弱。壮真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之後,握住他 的手,再也不肯松开。壮勇也无力的地看著壮真。
 
  「那是一种怎样地对视?
 
  我想,这应该是那种恩爱长存,相濡以沫的夫妻,在大祸之前才会有的吧。 
  这灾难本不该发生在相爱的两人中间啊,壮勇突然地抓紧壮真的手。
 
  其实,他只是把他无力的手指在壮真的手掌里略略地动了一下,可是壮真知 道,他是真的想握紧自己的手的,壮真把他的手紧紧地攥住,象是攥住了一线希 望:「我陪著你,不要怕。」
 
  壮勇的头发很黑很软的,壮真摸过无数次。
 
  可是,现在除了淡紫色的伤痕,什麽都看不出来了。壮真想再摸一下,可是, 他不敢。
 
  壮勇在那里默默地看著他,壮真知道他的内心里肯定已经翻腾如沸水了,因 为他看到有一串泪,细细急急地滑落下来。
 
  壮真站起身来,帮他抹去,终於壮勇的头颅随著壮真的手,歪到一旁…… 
  「不!不要,不要……不要……」受到刺激的壮真痴痴的唱著家乡的歌谣, 场面是那麽的凄惨,那麽的让人觉得无奈与悲凉。
 
  「壮勇,唔,我的壮勇,你听啊,我再唱著你最爱听的歌谣啊,这个世界上 的烦恼,从此我们都不要去牵挂他」说著说著,壮真将壮勇的大手刺进自己的心 脏!
 
  沙漠首领的手下全部被魔王军杀掉了,慌张不已的他,刚想逃跑,就被野人 魔王抓住了头颅。大魔王虽然冷酷无情,但是看到自己的部下遭到惨死,自然不 会放过这里的每一个人。「嘿嘿,你死之前要记得,下到地狱还是我的天下!」 说完猛的将沙漠首领的脑浆也捏爆了。
 
  「杀!一个都不留。」沙漠之国在魔王军的怒吼中,变成一片火海,一个活 人都不留。
 
  周围的画面因为灵气的消散扭曲回现实,当哪个好奇者从惊吓中恍惚回现实 中,不断的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气:「真他**可怕。你们说是不是啊?」
 
  身後久久没有回应「操,你们吓呆了?」当他转过身来:「啊!,不,不要!」 
  在血与骨头飞溅中,魔界法典又一次的合上了书页,这个男人并不是它等待 的人,於是魔界法典隐没入黑暗中,等待著一个更邪恶的灵魂的出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4-09更新.